东莞市盛裕绒艺玩具有限公司

东莞市盛裕绒艺玩具有限公司

欧亿在线城

15172557091
联系方式
全国服务热线: 15172557091

咨询热线:15348180135
联系人:卢长明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外到外区

那个“抛弃你的同龄人”,卸任CEO了!破产大潮下,一个造富假象的破裂

来源:欧亿在线城   发布时间:2019-11-26   点击量:49

    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胡玮炜最终还是离开了她一手创办的摩拜。

      12月23日,摩拜发布内部信称,胡玮炜因个人原因辞去摩拜单车CEO职位,由公司总裁刘禹接任CEO一职。胡玮炜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表示,自己“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

      胡玮炜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表示,“在美团收购摩拜8个月的时间里,我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把摩拜平稳地交接给了刘禹。”

      至于未来的去向,胡玮炜在信中提到:“我认为出行行业的变革还仅仅是一个萌芽阶段,未来还大有可为,所以我仍然会在这个领域里面,投入我的时间和精力去创业。”

      这8个月里,摩拜经历了一系列调整。

      今年4月3日,美团全资收购摩拜,共享单车双雄争霸告一段落。交易完成后,美团CEO王兴出任摩拜董事长,摩拜单车将保持品牌独立和运营独立。

      但事实是,从被收购起,摩拜就开始了“去创始团队”的进程。

      4月28日,在股东大会上投出反对票的摩拜联合创始人王晓峰卸任CEO一职,由胡玮炜接替。摩拜早期高层团队只剩下胡玮炜和夏一平,而后者也被委任去负责“智慧交通实验室”这样远离业务一线的岗位,直接向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汇报。

      今年11月27日,摩拜单车的运营主体“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完成股东工商变更。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投资人李斌等人退出,美团创始人王兴成大股东,占股95%,穆荣均占股5%。

      在12月20日,据新京报报道,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穆荣均将自己在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出资额进行了股权质押。

      不过,胡玮炜在离职的内部信中强调:“在这里我必须说明,并没有‘宫斗’,没有不和,也没有任何组织的纠葛(让媒体失望了)。”

      也许被收购那天,胡玮炜们也知道,离开是必然的,这半年多时间,也是给摩拜融入美团一个过渡期。

      胡玮炜卸任,负责摩拜情怀和价值观的“胡阿姨”离开了。摩拜已经完全褪去了创始团队的基因,而完全变成了一家美团的公司。

      摩拜掀起共享单车风潮,离不开胡玮炜在各个场合分享她的情怀,摩拜也因此被认为打上了胡玮炜的烙印。

      这个有情怀的80后创始人极少谈到摩拜的营收情况,美团上市后,人们才能从美团的财报中看到一些数据。摩拜至今也没有实现盈利,摩拜单车被美团收购后一直亏损,2018年4月4日至2018年4月30日的毛损为人民币4.07亿元,相当于每天亏损约1500万元。

      现实是,整个共享单车行业至今依然没能探索出一套合理可行的盈利模式。但胡玮炜算是有了一个体面的离场,她的“适时放手”与戴威的“苦苦支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ofo创始人戴威与摩拜创始人胡玮炜

      对于胡玮炜卸任,美团点评CEO王兴表示,“非常感谢胡玮炜,不仅创立和塑造了摩拜这个优秀的品牌,也打造了一个优秀的团队,优秀的业务基础。祝福玮炜再创佳绩,也相信摩拜会越来越好。”

      胡玮炜内部信:

    

      一个明星创业公司的消失

      2015 年 1 月,胡玮炜成立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摩拜单车服务于 2016 年 4 月在上海正式上线。

      在 2016 年 10 月的 C+ 轮融资中,腾讯和王兴(以个人身份)开始以跟投者的身份入局,为它一年半后的命运埋下了伏笔。此后,腾讯又在 D 轮和 E 轮融资中成为摩拜单车的领投者。

    

      腾讯入股的背后,马化腾是看好摩拜的。2017 年 6 月,马化腾和朱啸虎(朱啸虎是 ofo 的早期投资人)在朋友圈发生论争,马化腾把摩拜与 ofo 的区别比喻为智能机和非智能机的区别,并表示,再便宜再性价比高的功能机在智能化浪潮下必然不堪一击。在实际的活跃用户和用户增速表现上,马化腾对摩拜也是多有维护。

    

      整个 2017 年,摩拜获得了不少荣誉,比如说被美国权威媒体《财富》杂志评为“2017 改变世界的 50 家公司”之一,被人民日报评为 2016 中国“互联网+” 优秀案例,获得铂慧年度品牌 50 强榜单等。

      不过,摩拜单车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最为高光的时刻,是在 2017 年 12 月举行于浙江乌镇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在大会的“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展发布活动”论坛上,摩拜无桩共享自行车杀出重围获得了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奖。

      就是在这样的高光时刻,共享单车行业也同时进入到寒冬时间,作为行业领先者的摩拜、ofo 也深受其影响。在一系列关于摩拜 ofo 合并的传言和辟谣中,2018 年 4 月,摩拜被美团以 27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当时,面对外界的质疑,摩拜创始人胡玮炜说:

      大家都更喜欢戏剧性,然而我更愿意积极看待一切。谢谢所有人把我们捧到改变世界的高度,也谢谢大家对摩拜的重新审视。并不存在所谓的“出局”,在我看来一切是新的开始。很多人都把摩拜单车看成是出行工具,实际上我一直说它是“美好的生活方式”,回归到简单,本质,健康绿色,不过分追求物质。live better 也是美团的愿景,这一点上我们有巨大想象空间的。

      在这场收购中,王晓峰选择离开,而胡玮炜则留守摩拜,担任 CEO 的角色。

      12月1日上午,据多家媒体报道,摩拜单车的运营主体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11月27日正式完成了股东工商变更,创始人胡玮炜、投资人李斌等人退出。

      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美团创始人王兴已成摩拜大股东,持有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95%的股份,另外5%的股份由穆荣均持有,不过法人代表依然为胡玮炜。

    

      天眼查截图

      如今,胡玮炜的彻底离开,对于摩拜单车来说,意味着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它终于彻底地从创始人的庇护和影响力下走出,成为美团点评旗下的一个业务板块——而摩拜作为一个明星创业公司所曾经拥有的光环也由此消失。

    

      共享单车“死亡大潮”下的三个典型案例

      摩拜、ofo虽然现在过得不太如意,但毕竟也曾辉煌过。就在他们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共享单车行业迎来了一股死亡浪潮。

      这股浪潮是由一家叫“悟空单车”的公司开启的。

      重庆,山城,虽然骑下山可以造就“飞一般”的感觉,但前提是得先骑上山。地理环境的劣势,使得主打重庆本地的悟空单车注定就是一款失败的产品。

      2017年1月7日,悟空单车宣布进入重庆市场,成为首家在山城出现的共享单车品牌。悟空单车还计划进入全国334座城市,设立超过10000个共享单车站点。

      尽管商业规划听起来很诱人,但悟空单车的生命力仅仅维持了五个月。据报道,创始人雷厚义最开始寻找投资商时,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悟空单车吸引了高达300多个投资意向,金额达两三千万。但随着对项目的了解,最后到位的资金只有50万元。

      由于资金链断裂,悟空单车无法继续新的产品研发和市场运营,丢车率高达90%,损失金额超过了300万。6月13日,悟空单车官方微博宣布,正式退出共享单车市场。

      如果说悟空单车是死于没有深入地研究市场,那么另外一家倒下(换成卖身或许更合适)的共享单车——

      小蓝,则有点咎由自取的味道。

      小蓝单车的前身野兽骑行诞生于2015年,当年先后获得真格基和创新工场超过5000万美元的融资,2016年年底又融资1.5亿元,估值达4亿元。

      小蓝单车的前期发展可以说是顺风顺水。成本高达3000元的小蓝单车,即使到今天也被很多用户和媒体认为是“最好骑的共享单车”。虽然成本过高,但凭借着良好的用户体验,如果能一步步稳扎稳打发展到今天,相信小蓝单车不会有现在的结局。

      一切的灾难都来自于2017年6月的一次市场营销活动,小蓝单车蹭了一个极为敏感的话题。活动一推出,就有很多业内人士直言:小蓝是在作死。

      果不其然,小蓝的厄运就是从此开始。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在公开信中表示:“从6月份开始,仿佛小蓝单车受了诅咒,我跑遍了上百家基金,得到了无数关于产品和团队的称赞,但这一切都没有换来一笔资金。”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小蓝单车的倒下与那次营销活动有关,但从这次营销活动上,折射出了小蓝单车太任性、没底线的弱点,而这样的创业公司很难获得投资人的青睐,毕竟大多数人还是想平平安安地赚钱。

      相比其他共享单车品牌,小蓝单车是幸运的,因为小蓝单车的故事仍在继续。目前小蓝单车业务已经托管给滴滴出行,用户可以通过滴滴出行APP继续使用小蓝单车。

      另外一家共享单车公司町町单车不仅早早地退出了历史舞台,实际运营人丁伟甚至还一度身陷囹圄。

      2016年12月底,5000辆町町单车在南京投放运营。但时隔不久就有媒体报道,2017年8月,町町单车就已经人去楼空,而町町单车死去的原因比任何一家公司都要显眼,因为丁伟被定性为:涉嫌非法集资。

      生于1994年的丁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创业之初的丁伟,完全享受着明星般的待遇。但是好景不长:4月有网友投诉町町单车无法退还押金,紧接着江苏卫视就报道町町单车已经拖欠工资两个月,丁伟已经离开公司,接下来町町单车被栖霞区纳入异常企业经营名录。

      接下来的新闻更让人有些瞠目结舌了:丁伟的父母因为涉嫌非法集资,被警察带走,而丁伟因为是父母公司的股东,也被带走协助调查,并度过了3个多月的看守所生活。

      事情的经过很简单,丁伟父亲经营的P2P公司出现了兑付危机,没有能力完成退款,因此惹上了非法集资的麻烦。好在经过一番操作和调查后,丁伟洗清了非法集资的嫌疑,押金也退还给了大部分用户。

      丁伟在事后一再强调,町町之所以倒闭,是因为父母公司作为输血方资金链断链,现在在走正常的破产程序。

      悟空单车、小蓝单车、町町单车,三家共享单车明星倒下的故事,也大致勾勒出这轮死亡大潮的原因:

      第一,摩拜、ofo抢占了先发优势,已经培养了用户习惯,作为后入局者,仅仅依靠在产品上做些小改动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想到差异化运营。

      第二,是否有那么大的市场需求。共享单车解决了“最后三公里出行”的刚需,但并不一定是每个城市都适合,比如山路遍布的重庆,比如冬天酷寒的东北。创业公司没经过深思熟虑,就一窝蜂地扎堆进入,等到最后的必定是失败的结局。

      第三,在这个需要长期烧钱,极度依赖投资的行业,能否在竞争中存活下来,除了心思缜密,还取决于拥有什么样的靠山,毕竟摩拜、ofo在最初就傍上了腾讯、阿里、滴滴这样不差钱的大款。

      共享单车的造富假象:钱一下子就来了,一下子又没了

      在美团宣布收购摩拜的第二天,就有一篇鸡汤文章成为爆文——《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主角就是摩拜创始人胡玮炜。根据文章的测算,胡玮炜凭借出售摩拜,成功套现15亿。

      当然,文章更多以猜测为主,不仅胡玮炜本人出面否认,就连《人民日报》也忍不住出来回应一下,更有甚者诸如韩寒,更是怒怼这篇文章背后的动机。

      《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的价值观很快就被反转,共享单车带来的造富假象也开始显露。

      天津武清区王庆坨镇,这个以自行车为主要产业、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北方小镇,因为共享单车的崛起,各个工厂的订单接到手软。

      但随着共享单车行业竞争的加剧,以及各地限制投放的规定出台,再加上市场逐渐饱和,二三线共享单车纷纷倒闭,王庆坨的生意急转直下。据《经济之声》报道,工厂能转型的纷纷转型,剩余的就是关门停业。

      钱来的快,失去的也快。如今的王庆坨,精明的商家开始做起了“回购共享单车”的生意,即用收废铁的价格把这些共享单车收回来,运气好能当成二手车低价卖出,运气不好,就用略高于废铁的价格把它们卖出去,赚一点糊口的钱。

      在王庆坨的空地上,有媒体拍到了大批废弃的共享单车,估算大概有数万辆,绝大多数是已经倒下的公司,比如酷骑、小拜,在荒凉的农田里,似乎在诉说着往日的辉煌。

      很残酷?互联网江湖,历来如此。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陆家嘴(600663,股吧)金融。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相关产品

COPYRIGHTS©2017 欧亿在线城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49